相关文章

重庆景观雕塑的个性化语言研究

我国目前各大美院及艺术学院景观雕塑的教学方基本上是沿用上个世纪留苏很留法的老一辈景观雕塑家从国外带回来的以写实再现为主要训练方法的严谨教学,这套在国外已具有数百年传统强调技术的教学方法。目前某些院校虽然加进了具有当代意义的材料实验教学,但主流仍是以强调技术性为主的古典教学方法,而最终形成的结果是学生的毕业作品千篇一律、极其相似,毫无个性可言,顶多只是作品的题材不同,或是某些想法的形象化图解,而非学生自身的个性化语言,并且混淆了技术与艺术的差别,将技术等同于艺术,认为景观雕塑中所强调的动态、比例、重心、结构、形体、虚实等技术性训练就是艺术,或以简单的再现对象,描摹对象作为衡量做平高低优劣的唯一标准。

从古到今,从东方到西方,艺术发展的共同规律是从描摹物象、表现物象的初级阶段,发展到见物抒情直至物我两忘、情景合一的高级阶段,一个艺术家成熟的重要标志就是个性化语言的形成,世界上没有同一片树叶,更没有一模一样的人,正因为这种差异才形成姿态万千、百家齐放的多彩世界,若简单只以一种传统学院派写实再现的标准,以技法的高低生疏工衡量作品的优劣,势必造成千面一孔,人人相似的匠人华的单一格局,那艺术变成了一种技术标准,而非真正的艺术。

具体的用美院的人体泥塑教学来说吧,基本上市在做人体,而非做景观雕塑,更多的是在抄人体而不是做作者的真切感受,更多考虑的是动态、比例、重心、结构、形体等技术问题,而忽略了鲜活的客观对象所展现出的生命活力,给每一个不同艺术家所体会到独特的个人感受,作为一个艺术家最宝贵的不是后天训练所得的技术,而是天生具有无法复制的与众不同的敏锐感受,如果磨灭了这种与生俱来的天然优势,而代之以前篇一律模式化的技术训练,势必造成只重技术而丢弃了宝贵的艺术个性。

当然我们不是主张不要传统,不进行必要的技术训练,继承是手段,创新才是目的,关键是如何的训练,如何将训练所得的技术与个人的审美意识和独特情感结合起来,作出具体个性化的艺术作品,有时技术与艺术是相辅相成的,往往扎实而全面的技术是艺术的前提和可靠保障,但绝不能将技术等同于艺术,艺术是抒发个人情感,表现个人审美意识的形式,如果没有真切的个人感受,就无法形成自身的个性化语言,没有自己的语言,就是一个艺术家与匠人的本质区别。